首页 >体育

少年群殴事件调查被打者退学打人者家庭搬离

2019-06-13 19:41:49 | 来源: 体育

少年群殴事件调查:被打者退学打人者家庭搬离

奶西村少年暴力事件视频截图

《1+1》2014年7月2日完成台本

——新“失学少年”期待新“希望工程”!

(节目导视)

解说:

一个月前,一段让人震惊的视频。一个月后,被打的孩子退学,打人者的家庭搬离。

打人者母亲:

这孩子不管他判多长时间,这个村我们肯定是不待了。

解说:

辍学,没有户口,城市的角落有多少这样的孩子?

想不想再去上学?

孩子:

不想。

母亲:

孩子那么大了,马上要上初中了,户口也没有。我们拼死拼活地干,心里老着急了。

解说:

家庭、教育、成长环境,昔日的留守儿童进城,怎样避免他们继续留守在城市。《1+1》今日关注:奶西村少年,城里的留浙江看白癜风医院里守孩子。

评论员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1+1》。

有的时候做感觉它非常非常的脆弱,不管多大的事,当它发生的时候大家都在关注,但是没隔几天新的出现了,那个极受关注的慢慢就被大家忘掉了。比如说一个月前很多的媒体都在关注北京奶西村暴力少年的那样的一段视频,当时非常非常的轰动。但是没几天过后,新的就出现了。还记着那段吗?还记得那段视频吗?而现在那个村子又怎么样了?咱们先看一下那个视频。

现在学校还让说这个事吗?

奶西村小学生:

不让了,要提的话学生就被开除。

打人者小东的母亲:

这个村我们肯定是不待了,你想我们外地人能到那,肯定去跟这差不多的地方。

视频拍摄者常某的母亲:

先回老家,这真是大人想不到有这种事情,根本想不到。

白岩松:

其实不管多受关注的轰动性的,它都有后续的章节,往往在关注后续的章节里才能感觉出更多更多的问题。比如说当时在一个月前发生的这样的暴力的事件,当时打人的那三个孩子现在还依然在被羁押着,拍视频的那个,据他们家说还去自首了,而被打的孩子据说要离开这个学校了,而很多家庭要搬迁了。来,我们走进这个村子再看一看。

解说:

距离奶西村少年暴力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当再次走访涉事的几个家庭,他们的家人要么拒绝采访,要么就是大门紧闭。打人者郭某的家自事发之后家人始终没有露面,当我们希望从邻居那里得到更多信息时,却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打人者郭某邻居:

你到时候给我房租,你犯什么事,我知道吗?他儿子跟人家打架我也不知道。

解说:

此外被打者小东也不想再面对媒体,自从事发之后蜂拥来到小东家,如今的他面对镜头仍然有些羞涩,而对于未来小东的妈妈表示,想让他回河南的老家。

被打者小东(化名)母亲:

要是说(打人者)被放出来,这个村我们肯定是不待了,你想我们外地人能到那,肯定就是跟这差不多的地方。

解说:

一次暴力事件背后是5个困境中的家庭。我是一个14岁孩子的母亲,也是一个失败的母亲,这是此次暴力事件中拍摄视频者小常的母亲写给公众的道歉信。她家与被打者小东的家距离不过百米,但是亲自道歉常母却没有勇气。

拍摄视频者常某母亲:

过两天再说吧,等孩子出来给道个歉。

解说:

初三的他刚辍学一个月,小常留给母亲的印象是爱唱歌,听家长话,这件事带给他们的是震惊。

拍摄视频者常某母亲:

这都是大人真是想不到有这种事情,根本想不到。

您什么时候知道这个事?

拍摄视频者常某母亲:

他自己发现上有(打人)视频的时候,他自己去自首,他也没跟大人说。

他还想上吗?

拍摄视频者常某母亲:

想上,辍学了十多天就想上学。

解说:

一家人从山东老家到北京,生活了十多年。搬离北京这样的结果他们从未想过。

那您还想打算在北京接着打工,在这住得了羊癫疯能治好吗吗?

拍摄视频者常某母亲:

不在这儿了。

打算什么时候搬走?

拍摄视频者常某母亲:

夏天过了再说,先回老家。

解说:

一次暴力事件一时间来到村里的络绎不绝,而对于这样的事件受害者小东的学校里的学生,很多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当看到或者有人提及此事时却徽墨儒生。

小学生:

那天是因为我肚子疼没去上学。

现在学校学还让说这个事吗

小学生:

不让,要提的话学生就被开除。

解说:

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多月,然而村子里的住户被问及是否知道发生在村里的暴力事件,大多数人只表示不是特别了解。

你知道前一阵有一个男孩儿在那边被三个男孩儿打的事吗?

小学生:

电视上看到过。

解说:

而认识了解事件中五个孩子的人,却对他们有着不同的评价。

你认识打人者郭某吗?

奶西村村民:

认识。

平时跟你玩吗?

奶西村村民:

以前跟我玩,现在不跟我玩,太坏,天天惹事就坏。

小学生:

其实一个人还认识,被打的。

被打者那时候学习好吗?

小学生:

不好,天天抽烟、喝酒。

他打过人吗?

小学生:

也打过。

奶西村村委会:

说来了,什么,电视台的来不要紧,让宣传科带着来。

什么时候有这个规定的?

奶西村村委会:

有半个月吧。

白岩松:

村委会你看也防火、防盗、防,咱们现在看看事后的情况,被打的这个小东的孩子现在是退学在家,准备搬家了,三个打人的孩子仍然在家之中,家里的大门是禁闭的。视频的拍摄者,这个很有意思,准备回老家,但是据他妈说他自首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呢。很久了,到底是被羁押了,还是什么,一会咱们再说。小东所在的学校沉默要求学生对外不谈此事,他所在的社区不接受媒体采访,就刚才我说这个防火、防盗、防。我们看看说今天北京市公安局办给我们的回应是,该三名嫌疑人仍在羁押中,相关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我们为什么去采访公安局的办,是因为原来打人的那三个孩子就在羁押之中,但是在我们采访中拍视频的那个母亲说他已经去自首了,现在还没有回来。那到底他是不是在羁押之中,那北京市公安局只肯定了原来那三名嫌疑人,既没肯定,但是也没否定,拍视频的那个人到底现在还在不在羁押之中,所以这是一个很怪异的现象,或者说是因为他的其他的事情在羁押中,还是他的母亲只是听说他自首了,后来孩子又跑了,现在都没搞清楚。针对这个整个的村子一个月后的状况,我们要连线一下采访这个村子,我们的邢舟,邢舟你好。[1][2][3]下一页邢舟:

您好,岩松。

白岩松:

原来这个村子能感觉出可能是这些孩子暴力的事件会比较多,现在的暴力事件还多不多?

邢舟:

是这样的,我在奶昔村采访学生的时候,他们跟我说之前自己或者是同学会有碰到大孩子劫钱的情况,甚至也有一些这些孩子打架斗殴事件发生,一般会在村里隐秘的地方,比如说发生这个暴力事件的荒地,还有在这村子里有一块墓地。但是这个事件发生之后呢,村里已经加强了一个安保,派出所派出了专门的人,每天在村子里进行执勤巡逻,并且这个事发的小学校也有新的规定,每天放学的时候大门都是一个禁闭的状态。学生是要在家长接的时候才能自行从这个校门中走出,如果没有家长接送会由老师统一将这个学生排成队护送回家。

白岩松:

另外在看刚才这个片子中,你采访的时候突然感觉无论是被打孩子的家庭,或者说打人孩子的家庭,包括拍视频的似乎都透露出了某种不约而同的迹象说,都准备要离开奶西村,你了解的背后他们的想法或者压力都是什么?

邢舟:

是这样,我采访被打小东母亲,她的说法是她要考虑到搬离这个村子,因为她现在很担心的事情是,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打人的几个孩子一旦被放出来,会不会再进行打击报复,而拍视频孩子的母亲说,这个夏天她就会回老家,因为这个事情曝光之后,他们觉得周边的人都在用一种有色的眼光看着他们,北京他们在这已经生活了十几年,但是这个孩子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全家人都没有想到,可以说北京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伤心地,或者说明他们已经没有勇气再在这里住下去了。

白岩松:

一个你在采访完了之后,你感觉这件发生在一个多月之前,媒体报道的这个事件,所谓的暴力事件对这个村子居住在这里的外来人口,产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心理影响吗?

邢舟:

是这样,我觉得也很差异,因为这个村子只有两条主路,我问了很多的村民,包括住的很近的居民,他们都说不知道,甚至是在说是在媒体报道了之后,才将这个暴力事件是发生在自己生活的村子里。另外给我感触深的一点,就是不管是打人的孩子的家长,还是拍视频孩子的家长都对自己孩子的关注其实是非常不够的,只是觉得我每天给你留下一些钱,你不生病,我早出晚归工作就可以了,但是这个孩子白天到底在村子里是什么情况,学习怎么样,跟什么样的朋友交往,都知之甚少,直到发生了这个事情之后,他们觉得还很突然,很意外。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邢舟带给我们的解析。其实这样的一种不知道究竟是一种,过去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所以大家习惯了,没把它当成大事,还是的确这些打工者生活太忙了,要为生计去奔波,因此也无暇去关注这样的事情,其实即使这样的不知道,背后也透漏着很多的无奈,接下来我们要关注不仅仅要把视线放在被打的,或者说打人的孩子的身上,在这个村子里会有更多的比他们年龄大,或者再小的这些孩子,他们的生存或者说学习的状况又会是什么样呢?我们再去跟着的调查看一下。

解说:

少年暴力事件中,三个打人者和一个视频拍摄者都已经辍学在家,而像他们一样没有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孩子,在奶西村还有很多。张某今年已经18岁,奶西村本地人初一就辍学在家,没有完成义务教育。

上到初几不上的?

张某:

初一,然后蹲班(辍学)了。

解说:

丁某今年14岁,从河北乐山白癜风治疗花钱老家辍学来到北京,如今在车行学手艺,他同样没有完成义务教育。

丁某:

上学没意思,不想上了。

解说:

而没有完成义务教育的还有今年15岁的小娟。

小娟这些衣服得洗多久?

小娟:

我也不知道,有时候每天洗都洗不完。

解说:

和被打者小东同是育慧(音)小学的学生,但是她在三年级结束后便辍学在家,如今收拾屋子,准备午饭,等待两个弟弟放学回家是她一天的生活。

小娟:

就是把屋子里收拾收拾。

你收拾的这张床是谁睡的?

小娟:

我弟。

你有几个弟弟?

小娟:

俩。

解说:

小娟的老家在陕西,在她七岁的时候就同父母来到北京,父亲在建筑工地上干活,有时候三四天才回来一次,母亲在望京的一家商场做保洁员,为了挣更多的钱,很晚才会回家。早上7点钟出门,晚上11点钟才回家,劳累一天的李女士回到家中,除了简单问询一天的生活情况,也很少有时间和精力跟孩子们沟通,而操劳的父母也是为了赚更多的钱给他们把户口办了。

小娟妈妈李女士:

老是干着营口白癜风治疗需钱活,心里老不安,孩子那么大,马上要上初中了,户口也没有。你说拼死拼活的干,一天一天时间过,孩子一天一天长,要上学呢,心里老着急。

解说:

在平时小娟每天的生活除了做家务,照顾弟弟,就是以看电视来打发时间。

这几个字认识吗?

小娟:

第二个字认识,个不认识。

后面这两个字呢?

小娟:

想不起来了。

解说:

而事实上辍学之后的近两年时间,她已经不怎么认识字了,封闭的生活里白天只有一只狗陪伴度过。

你想不想再去上学?

小娟:

不想。

解说:

就是在这间屋子里,一本本写满了密密麻麻文字的本子格外显眼。

小娟:

这是我一直在记,这些都不是我记的。

这是谁记的啊?

小娟:

我爸,我知道选号,(但是)我不知道怎么选。我爸选好了,让我去买。

解说:

四个本子里面记满了彩票投注号码,而父亲买彩票的目的是为了给三个孩子上户口。

小娟:

买老多了,中的几率很小。我看我爸做梦都想中个大奖。

解说:

一张小小的彩票占据了这个本不富裕家庭的主要开支,小娟很想外出打工,家里人并不同意,除了担心安全问题,还有一个原因是小娟三个姐弟都没有户口。

小娟妈妈李女士:

攒够了钱再回去,我想都攒不着钱,现在孩子念书收费又大,越读越高了,我们一年一年老了,也挣不着钱了,就这样慢慢来吧。

解说:

对于小娟来说,八年在首都的生活,却从没感觉到首都离她如此之近,她从没去过天安门、长城。而对于未来她也没有任何打算。

白岩松:

其实义务教育意味着必须的,如果他不能够完成义务教育,从某种角度来说相关又涉及到了违法,当这个孩子在说到,你想上学吗?我不想。对我的打击比他失学本身其实还要大,我们来看他们失学的原因,父母打工无人管,没有本地户口,可选择的学校少,大多辍学在家。同时也有个数据显示,非京籍未成年犯罪占到了未成年人犯罪65.3%,这是相关的调查。90年的时候当时希望工程出台,拯救希望的是批的那样的长期以来存在的失学少年,辍学少年。当时他们失学的主要原因是穷,所以大家给希望工程捐款是了一个非常牛的一个公益品牌,连邓小平都捐款。但是现在事隔了20多年,突然又出现了新的城乡接合部的这样的失学的少年,原因就变得复杂了,其实不再仅仅因为是穷,比如说城乡的差异,然后政策的转轨期,父母出外打工,然后无法完成接续等等等等。接下来针对这个情况我们连线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佟主任您好。前一页[1][2][3]下一页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

岩松您好。

白岩松:

您怎么看待这个新的失学少年的人群,似乎给人的感觉好像更难解决。

佟丽华:

现在新的人群面临着城镇化的压力,实际上来说这些孩子随着父母到了城里,从父母的角度来说,客观的说,我认为包括家庭教育,包括学校教育,重视有些家庭还不够,这是个。第二个就是尤其在大城市,我们说外来的这些孩子,在入学的时候也确实存在现实的困难。

白岩松:

但是你看我们今天的节目的标题叫新“失学少年”期待新“希望工程”,在您的心目当中肯定也想过面对现在存在,现实中虽然很无奈,但是毕竟存在,而且不只在北京,很多城市都存在,您心目中的新希望工程是什么?去帮助这些孩子。

佟丽华:

总的来说我认为实际上来说,就是这类特殊的孩子,一个是在城里,我们说这些城中村的孩子,还有留守儿童的问题,总的来说发展方向还是两个方向。一个是这些流出地的这些政府,从这些孩子流出地的政府也还是要加大义务教育的这种帮扶的力度,这是一方面,就是流出地来解决。另外就是流入地来解决,也就是城市的政府,也要为那些城市打工的父母,让他们的孩子也能够上的起学,从两个角度都应该更加重视这个问题。

白岩松:

但是孩子的成长不等人,如果您说的这两个新希望工程都需要很长的时间,现在正在失学的这批孩子该怎么办呢?

佟丽华:

其实这个过程要说做起来并不复杂,总的来说实际上这些年来就是越来越多的外地,就拿北京为例,越来越多的外地的孩子可以在北京的一些公立学校读书,这是一个我们看到的一个现象,但是从今年来看随着国家对这种像北京这种特大城市发展的关注,就是尤其人口密集的关注,可能今年开始外地孩子在北京上学的难度进一步增加。在这种大的背景下,我们一方面从北京政府的角度来说,怎么能让更多的父母在北京打工的,工作的这些孩子还要上的起学,我觉得这个从城市政府的角度来说,还要担负这个,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流出地的政府也要担负这个。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佟主任带给我们的解析,其实我们的确是非常着急,因为现在的孩子就是失学在家,而且处在义务教育这样的范畴之内,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这个村子,因为问号依然存在。

学生:

抽出来的,只要打翻了就会给人。

解说:

这是奶西村孩子们的游戏,放学后奶西村里的路边到处都是这样三两一群,聚在一起玩卡片的孩子。

你花多少钱买的?

学生:

五毛钱20多张。

解说:

这是你全部的还是?

学生:

240张。

解说:

五毛钱买20多张,多的孩子赢得有数千张,谁赢的多就会在同学间赢得羡慕,除了这种游戏孩子们没有太多选择,小娟的弟弟说他很怀念被拆掉的小公园。

学生:

在里面玩秋千什么的,翘翘板、还有转的,跑着转的。

那现在呢?

学生:

坐上边别人推着,现在没了。

解说:

孩子们口中的小公园是这个占地面积3.5平方公里的村子的公园,而如今也变成了眼前的这座三层小楼,玩卡片在路边游荡,这样的情况随处可见。白天喧嚣的村子里,只剩下上学或辍学的孩子。

十块钱怎么分配?每天。

学生:

买早点4元,中午吃饭5元,然后剩下的钱就花了。

解说:

奶西村本地人口只有2000多,而外来人口却有3万多人,他们选择居住在这里,一方面附近有大的蔬菜批发市场,打工地方近,生活成本低。另一方面附近很多城中村已经被拆迁,可选择余地也不多,而这个村子的教育环境也并不乐观,可以供外来务工子女选择的小学只有几所,都是民办学校并不太正规,初中也只有一所,面对越来越严格的入学政策,孩子们下一步的升学问题仍是个难题。而现在的奶西村也面临着棚户区改造,目前居住在这里的外来人口仍然面临着进一步的搬迁。

你们都是小学六年级,初中呢?

学生:

初中回老家,上不了。

学生A:

我也想上不了,都上不了六年级,我们学校。

你怎么知道自己上不了初中,要回老家上?

学生:

我们老师告诉让我们回原籍办学籍号,那天又说不用办了,有好多家长都已经回老家办了,所以我们都打算回老家上了。

解说:

回老家对于这些不能继续在北京读初中的孩子来说有些无奈,然而留下来的孩子也难以融入当地的生活,甚至问题少年的比例也在日益增高。

治安执勤人员:

好几天了,有一小孩有那么高,拿着啤酒喝,喝完之后在那边羊肉串那边烤串,在那儿写字,玩。不高,也就二年级学生吧,外地的,都是外地的,本地的没有。

白岩松:

回老家吧就成了留守儿童,媒体又会担心他们成长中亲情的缺失,但是不回老家就可能造成现实中的辍学,这样的人一点都不少。你看北京2013年末常住人口2000多万,外来常住的人口是800多万。我们注意到有这样一个公益行为,北京农民工子弟社区成长向导计划去帮助这些孩子,我们要连线一下它的负责人,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的副会长史柏年,史会长您好。

史柏年:

您好。

白岩松:

你们这个一个公益计划能帮多少孩子能解决他们的什么问题?

史柏年:

我们帮助的孩子数量并不是很多,我们五个学校大概一年是150个左右的孩子,在大学里面招募志愿者,大学生,然后一对一的给这些家庭的孩子。

白岩松:

主要能帮这些孩子什么问题呢?

史柏年:

主要还是给他们一个指引,一个引导,让他们树立一个生活的信心,然后是将来有好的一个发展的前景。

白岩松:

您的建议面对那么多的可能到北京反而失学的孩子。

史柏年:

我的建议是这样,一个是实际上中央已经有政策,两委组政策,以流入地管理为主,还有就是公办学校吸纳为主,因为流动到这里来,他们已经离开家乡,确实流入地应该解决他们的入学问题,应该负起来,不然的话这些孩子失学确实会产生许多问题。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解析,也感谢你们所做的事情。90年的时候我们都参与到希望工作当中,觉得用钱能够解决失学少年的失学问题,但是20多年后新的失学少年出现了,新的希望工程该是什么?

原标题:少年群殴事件调查:被打者退学打人者家庭搬离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中医药酒
昆山
用药指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