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江苏首位自主培养医卫界院士开展國内首例活

2019-02-28 01:36:30 | 来源: 体育

在江苏省人民医院(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见到王学浩时,他已经被媒体的长枪短炮重重围住。这位细格子西装配牛仔裤休闲打扮的69岁老医生昨天有了个新的身份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后要改口叫王院士咯!有人这么说,王学浩却说不用那么煞有介事,继续喊王主任、王老师就好。

冒吃牢饭风险创下活体肝移植

什么是活体肝移植,就是从活人,通常是亲属身上取部分肝脏,移植到患者体内,有些供体被切掉肝脏可能达到60%。一旦出问题,可能就是两条性命。王学浩说,1995年,当时国内对活体移植并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王学浩曾对学生这样讲过:如果那一天,我因为做活体肝移植发生了纠纷而坐牢,你们能记得给我送饭就行了。

1995年1月成功开展国内首例活体肝移植;2001年,首次采用独创的供、受体肝静脉及腔静脉扩大联合成型吻合技术;2005年8月,完成我国大陆首例急诊劈离式肝移植,取得良好疗效正是有着这种壮士断腕的决心,王学浩才创下了活体肝移植领域10项。即使在浅尝辄止的介入领域,王学浩也是国内用介入手段治疗原发性肝癌的人。

从王一万到王不输

王学浩的病人不少都是孩子,患的是一种医学上称为肝豆状核变性的特殊先天性遗传代谢缺陷病,肝移植是医治此病的有效方法,但是,以前医学界的主流思想是不主张给病人做肝移植手术,理由是患者的神经系统已经被殃及,术后无法改善症状,做了也是白做。但是,王学浩主任不忍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逝去,先后为近五十位患者做了亲体肝移植手术,数目居世界之。

在活体肝移植之初,肝脏手术几乎都是个禁区,技术上远没有现在成熟。那时候,手术刀一刀下去,鲜血就直往外涌,病人手术中出血往往极多,有时候甚至高达1万CC,有人背后还给他取了个绰号,王一万。不过之后他很快就找到了路子,手术时把要切除的肝套扎起来,患者的出血就越来越少了,一般只有几百CC,有时甚至完全不需要输血。于是,王一万的绰号也成了王不输。

现在王学浩手下的肝移植手术已经做了600多例,患者生存率和国际上也是同步的,不少患者愈后已经娶妻生子。

至今每星期仍要做一两台手术

即使已经69岁的高龄,王学浩依然不服老,每个星期还上一次门诊,做一到两台手术。要忙的事情太多了,到手术台上专心致志的做手术,不用想其他事情,反倒成了一种休息。王学浩说,当上院士是对他多年努力的一个肯定,同时也是一种,一个新的开始。在昨天中国工程院站上宣布当选院士的天,王学浩反倒9点多种一大早就跑到王虹院长的办公室,和院长商量起今后的计划来。只要身体还允许,我还会继续出诊,继续做手术。带着我的团队为大家服务。王学浩说。

江苏省人民医院王虹院长告诉,在90年代,她还是医院院办副主任的时候,就见识过王学浩的拼命:他们做手术真是辛苦,在手术台上一站十几个小时,术后怕病人病情出现反复,又几天几夜的守着病人。在初开展肝移植手术的时候,一台手术做上十几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手术中顾不上吃饭,站到两条腿肿胀得一点没有知觉。有一次,王主任连续20天没有回家,连换洗的袜子都没有了,只好光着脚板上台手术。

在肝移植中心,王学浩的号几乎人人皆知。王学浩总爱主动告诉患者自己的号,欢迎他们24小时随时来电咨询。有些患者为了表示感谢,会在手术前或是术后悄悄给王学浩递上红包,王学浩总是一个不剩地拒绝。这些肝移植病人可怜啊,每个患者移植费用都高达几十万,那能忍心收红包?

王学浩还是本报名医团医学顾问,自2009年被本报聘为扬子名医团医学顾问后,经常对本报医学报道进行指导、把关。

大腿肌肉酸痛怎么消除
感冒流鼻涕如何缓解
怎么治疗鼻塞流鼻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