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当事亾忆新壹军茬广州所做少数好事娶走近2

2019-06-08 18:59:40 | 来源: 旅游

当事人忆新一军在广州所做少数好事:娶走近200名暗娼

核心提示:他开玩笑对我说: 新一军两师人来到广州,先后举行过两次集团结婚,约计新娘200多,其中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是麇集于旅馆、酒店之卖淫私娼。这批 咸鸭蛋 给我们官兵带走了,今后你们公安机关对私娼的罚款收入,当会锐减吧! 我笑答之说: 新一军到广州以来,坏事做得多,这件还算是做了好事。

新一军在广州,资料图

本文节选自《广州文史资料存稿选编》第三辑,口述:练秉彝,时任国民党广州市警察局督察长黄沙分局局长练秉彝代理警察局副局长,1949年起义;陈家蔼,五四时北大《新潮》社成员。整理:黎思复,原题:《抗战胜利时国民党接收广州的回忆》

当时广州处于混乱状态中,各地到广州之军政人员,混水摸鱼,四处搜劫,发现所谓敌伪物资即占为己有。孙立人之新一军部队,军纪废弛,每晚黄昏时候,有官兵逾千,三五成群,勾结汉奸、地痞,借搜查敌伪物资为名,四处侵入市民住宅抢劫财物。

有一次,新一军士兵多名,在西关多宝路搜劫居民财物,适警察局巡逻队巡至是处,当场围捕到士兵6名,沿途押解回警察总局以候处理,行至仁济路口,被驻扎仁济路的新一军拦截包围抢回,并开枪打伤巡逻队长。巡逻队寡不敌众,只得将捕获时撕下士兵6名之胸章解局报告。李国俊闻报后,派我携同胸章前往沙面新一军军部面报军长孙立人。孙立人不仅不将犯法的士兵惩戒,反而当堂拍案指着我大骂警察没用,捉贼不到,嫁祸于士兵,要警察局赔偿军誉。我在军长震怒之下,只得诺诺而退。

回报局长李国俊后,翌日李亲自往军部向孙立人道歉,其事始寝。10月某日黄昏时候,有两名新一军士兵穿着军服偕同两少妇到大新路金饰玉器店买手饰,向店员索取金链玉器来看,一到手即分交两少妇叫她们先走,随即拔枪禁止店员声张。店员惊悸,不敢抗拒,任其劫去。事后报警,亦只得徒呼奈何了。长堤周生生金铺,因打单不遂,一夕被放了一个手榴弹,损失不少。

西关陈塘电影院,因守棚者过于认真,制止无票入场,也被掷放一枚手榴弹,死伤观众数人。事后查明这两案件是新一军士兵行凶的,但警察局不但不敢追究,连提也不敢提。驻东山附近的新一军部队,夜间很早戒严,不准行人通过。

有一位侨眷,抗战期间,在乡下生四胎女孩,皆因无良好医生打理而夭折。光复后,再怀第五胎,特来广州待产居于东山,临产时由亲戚扶掖下楼雇车去邝磐石医院接生,光走了几步,新一军哨兵即来制止,不准通过。产妇向他说情,哨兵要她300元,给了钱,看见产妇的亲戚手上戴着金戒指,还要她脱下。停留在路上纠缠中,婴儿已呱呱坠地,时值隆冬季节,朔风甚劲,婴儿受风毙命。产妇于惊悸痛恸之余,归去大病一场。

广州市商民历年已饱受敌伪摧残,已是奄奄一息,新一军在市面如此横行霸道,防不胜防,故一近黄昏,较大的商号,就关门大吉。市内所有金饰店,大部分设置暗掣报警电铃,直通警局,以求及时制止。但警局碰着这些事,也是无法应付,因此收不到实效。以上所述事件,不过就我所见者回忆过来形诸笔墨,其实当年发生相类之事件何止千万。

新一军抢劫财物既多,私囊饱满,加以美式装备,从而饱暖思淫欲。驻扎在市郊乡村之新一军,招惹得一些慕虚荣尚淫荡之少女、少妇趋之若骛,咸似与之结合为荣。新一军五十师副师长杨温与我是同乡,又是同学,时有过从。

他开玩笑对我说: 新一军两师人来到广州,先后举行过两次集团结婚,约计新娘200多,其中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是麇集于旅馆、酒店之卖淫私娼。这批 咸鸭蛋 给我们官兵带走了,今后你们公安机关对私娼的罚款收入,当会锐减吧! 我笑答之说: 新一军到广州以来,坏事做得多,这件还算是做了好事。

临床表现
温热论
50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