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

Uber管理层渐变决策趋于集中化城市经理

2019-05-15 02:38:32 | 来源: 故事

The Information站本周刊文称,随着业务的发展和成熟,Uber内部管理者的权力也在此消彼长。这些管理者分布在运营、工程、无人驾驶,和业务增长等部门。

以下为文章全文:

随着公司逐渐走向成熟,Uber管理团队和董事会成员的权力比较也在发生改变。在这1进程中,负责营销、工程和无人驾驶汽车开发的管理者权力正逐步扩大,其中包括业务增长负责人埃德贝克(Ed Baker)和工程负责人范顺(Thuan Pham)。至少一名高管,即杰夫霍尔顿(Jeff Holden),在公司平常运营中的重要性正在下落。

与此同时,Uber周二宣布,挖来了塔吉特首席营销官杰夫琼斯(Jeff Jones),担负分享出行总裁。琼斯将负责Uber的运营、营销,和全球用户支持。此前这方面工作由瑞安格雷夫斯(Ryan Graves)负责,他是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密切的幕僚之一。

贝克和范顺正在接收此前报告给霍尔顿的团队。霍尔顿是亚马逊前高管,于2014年出任Uber首席产品官。近几个月,Uber首席产品官的头衔转给了贝克,而霍尔顿转而专注于尚未公布的特殊项目。霍尔顿目前也向卡兰尼克报告。

Uber董事会也在产生变动。本周一,Uber宣布Alphabet高管大卫德拉蒙(David Drummond)辞去了Uber董事会成员的职位。The Information此前报导称,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Uber都已经不让德拉蒙参加董事会会议。

Uber正试图成为一家科技公司,在地图和无人驾驶汽车等领域与谷歌(微博)母公司Alphabet展开竞争。此外,Uber的决策更趋集中化,而不是让各个城市的经理依照自己的想法去运营。Uber目前在全球约500个城市开展业务,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员工总数已增长1倍,至8000人。其中约一半位于总部旧金山。

The Information分析了Uber的67名高管和经理,其中某些人的级别比CEO卡兰尼克低三级。这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列表。这1列表中大部分人的信息基于The Information的报道,而还有一小部分来自相关员工的LinkedIn帐号。不过,某些帐号的信息可能已过时。

业务增长团体

贝克从霍尔顿手中接管了产品管理集团,以及负责动态加价机制的部门。该部门此前由谷歌前经理丹尼尔格拉夫(Daniel Graf)负责。

贝克的司机推广团队正越来越强调细节瞄准。在细节瞄准过程中,该团队会辨认单个司机,向他们提供特别的激励措施,确保他们长时间出车,以及不会被竞争对手Lyft挖走。

程序员

范顺带领着规模更大的工程团队。他从霍尔顿手中接管了地图和路线规划团队。地图团队的负责人是布莱恩麦克莱顿(Brian McClendon),他曾担任过谷歌地图的负责人。Uber的服务依赖于谷歌地图,而麦克莱顿的工作是让Uber摆脱对谷歌技术的依赖。接替范顺本来工作的是加内什斯里尼瓦桑(Ganesh Srinivasan)和AG甘加达(AG Gangadhar)。斯里尼瓦桑此前是LinkedIn的一名总监,目前负责为Uber的司机和乘客开发新功能。甘加达去年从谷歌转投Uber,负责Uber的基础设施团队。范顺的任务是让Uber快速发展的系统趋于稳定。由于运营团队对产品不断提出新要求,Uber产品在技术方面存在风险。

无人驾驶团队

近期,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加入了卡兰尼克的管理团队,负责位于匹兹堡的自动驾驶汽车部门。该部门目前已有超过200名员工。在Uber本月收购无人驾驶卡车公司Otto的交易中,莱万多斯基加入了Uber。他将继续负责匹兹堡的无人驾驶部门,同时建设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无人驾驶汽车研发部门。Uber收购Otto的价格为7亿美元,只占Uber估值的1%。但这笔交易表明,Uber希望成为一家真正的科技公司。

运营者

加入Uber管理团队的琼斯负责业务运营。该团队成员占Uber员工总数的60%。(技术团队,包括工程部门和无人驾驶汽车研发部门,占员工总数的25%。)如果未来几年无人驾驶汽车面市,那么运营团队需要研究,如何对团队进行瘦身。在琼斯的部门内,值得关注的人之一是蕾切尔霍尔特(Rachel Holt),他负责美国和加拿大的业务运营。

Uber原先的架构非常依赖地方团队。这些团队由城市经理负责,而城市经理将决定Uber如何开辟每一个市场,例如通过广告投放去吸引乘客和司机。了解两家公司的消息人士表示,专注于本地化运营正是Uber能够在美国击败Lyft的缘由之一。Uber愿意将资金分配给成熟的地方团队,而Lyft则采取了集中管理的模式。因此,Lyft错失了一些营销机会,例如地方上的音乐节。

消息人士表示,集中化的决策是很自然的改变。业务变得越来越复杂,并不是所有决策都可以在公司边缘由城市经理来完成。

位于旧金山、负责北美市场营销的团队近期被整合至运营团体,由霍尔特带领。负责这1集团的经理是科林肯尼(Kellyn Kenny)。后者近期从Capital One加盟Uber。肯尼负责通过广告投放来推动司机和乘客数增长。消息人士表示,Uber营销团队的范围已从1年前的数十人增长至目前的近100人。

在美国,地方运营团队依然存在。他们的工作侧重于政策,就本地交通监管与地方政府协调。前运营负责人格雷夫斯目前参与的项目包括找出影响效率和司机小时收入的问题。他仍带领UberEverything。该部门由杰森德罗格(Jason Droege)具体负责,项目包括食品和商品快递服务,例如UberEats和UberRush。

与对手的合作

Uber对本身的定位是车辆交通行业的亚马逊,今年营收预计将达到40亿美元。然而很奇怪的是,Uber目前依然没有首席财务官。事实上负责财务的高管是高塔姆古普塔(Gautam Gupta)。他来自高盛,但从未供职于一家正筹备上市的公司。

与此同时,过去几个月Uber董事会迎来了3名新成员,包括媒体人阿丽亚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负责人,和中国打车运用滴滴出行CEO程维。程维是无投票权的董事会成员。

程维的加入值得关注,尤其考虑到Uber和滴滴在交叉持股后在全球范围内仍是竞争对手。

但是,Uber和滴滴在自动驾驶和地图方面的技术合作将是合理的。接近两家公司的消息人士表示,两家公司目前对各种想法都持开放心态。毕竟,如果自动驾驶汽车得到普及,那末两家公司都将从中受益,而如果谷歌这样的公司取得明显的,那末两家公司都将受到不利影响。

乳房胀痛小妙招
什么是子宫内膜炎
子宫内膜炎产生的原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