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人类并非位于食物链顶端仅列中等位置可被捕

2019-03-04 17:50:46

简单的食物络

与流行的观点相反,人类其实并非位于“食物链顶端”,事实上,我们是位于食物链中央某处,一项对全球196个国家中176个国家的人类食物消耗49年的分析这样表明。这是首次对人类营养级进行测量,营养级是指一个物种在食物络里的位置。捕食者的营养级高达5.5,然而2009年全球平均的人类营养级大约只有2.21,这可以与猪和凤尾鱼的营养级相比拟。

“为什么会这么低呢?”你可能会这么问。为了解答这一问题,我们先来看看营养级是如何划分的。营养级大约分为,植物(以及其它的初级生产者)大约为1,它们制造自身的食物,除了少数食肉物种,它们不再以其它物种为食。对于其它的物种来说,营养级的指数为1加上所食用的生物的营养级的加权平均值。因此,只以植物为食的动物(例如奶牛和严格的素食主义者)的营养级为2,而那些一半吃植物一半吃奶牛(或者植物、素食主义者)的生物的营养级则为 2.5。

具有营养级的物种并非仅仅是肉食动物,它们是以其它肉食动物为食的肉食动物。人类虽然是肉食动物,但他们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保持这种饮食结构。如果我们想要上升一个营养级,那么我们得抛弃奶牛,将食物对象关注于狮子、秃鹰等生物。在我们变得具有竞争力之前,让我们先来分析下为什么改变这样的饮食结构并非明智的选择。

这项研究并非给予科学家们纠正我们日常对话中将人类视为捕食者的错误的机会,计算人类营养级(HTL)使得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我们自己对生态系统和地球上资源的影响。地球上的所有植物只能产生一定能量,有些能量在食物流通中的不同阶段丢失了。从效率的角度看,我们需要更多植物以满足全人类的肉类饮食习惯,而非素食饮食习惯。当然,孟加拉虎的饮食可能会耗费更多能量。

在此,

人类并非位于食物链顶端仅列中等位置可被捕

我还必须提及2009年的HTL指数比1961年的指数提高了3%,考虑到更高营养级饮食的能量成本,我们的问题应该是,“为什么变高了这么多?”而非“为什么我们的营养级只有2.21?”问题的答案主要在于饮食数量的增加。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并非食用了具有更高营养级的动物,而是整体食用了更多肉类。但这是全球平均水平,当按国家分类,2009年的营养级数值其实非常广泛——从布隆迪素食主义的2.04至冰岛以肉为主的2.57。(凤凰科技)

来源:

©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