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为父亲洗脚的那个生日

2019-01-29 12:13:18

为父亲洗脚的那个生日

每年的生日,父母总会按照农村的习俗,替我在祖宗牌位前上香祈祷,然后烧上一桌我喜欢吃的菜,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边说边笑,吃完晚饭。自从记忆起,我的生日一直如此,温馨而不事铺张。

大学四年,我在所住小城的一个本地院校就读,离家不远,若想回家,跳上车子约莫半小时即到。因我家周围山清水秀环境优美,加之有辛弃疾“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词作留传于世,班上的几个外省同学纷纷心往不已,所以大二的那个是生日,我便有借机将同学接至家里狂欢一晚的念头。但怕长辈在旁给聚会带来几分别扭,于是嗫嗫嚅嚅地向父母提出要求:“我想请同学来家闹一晚,你们那天回避下,行吗?”

爸爸听后不吭声,妈妈委屈的直掉眼泪。僵了好一会儿,爸叹气退让道:“好吧,我们出去躲一个晚上”。

那天晚上,父母房间的灯很晚还在亮着。我心中有愧,便嗫手嗫脚地贴耳于房门口,只听父亲正拿着话筒讲道:“老毛啊,明天要躲儿子生日,来你家混顿饭吃,你招待还是不招待?”那边说了什么我不知道,只是母亲在旁一个劲地絮叨着:“十月怀胎,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却不想这没良心的连生日也不让我们同他过”。

我鼻子一酸,忙抽身回房。

第二天,妈妈还是忙活着张罗了一大桌子菜肴,待同学将至时便与父亲携手离家了。许是生性固执使然,我竟然没有挽留之意。

同学陆续而来,相框、书册、足球等礼物堆满一床,那一晚我们斗酒高歌尽兴酣快。父母晚11点后回来时,目睹房间的凌乱,似有不快,同学很识趣,也纷纷借故离开。正是这一缘由,我和父母之间出现了长时间的隔阂冷战。

生日过后,日子很快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如小河中的细流,娟娟委婉波谰不惊。可好景不长,约莫是第二年的10月,一场突如袭来的“暴雨”,打破了家里的宁静——素来身体健康的父亲,突然被诊断为癌,一时间小河洪魔肆虐波涛汹涌。

癌细胞扩散裂变的速度是惊人的,为了不错过治疗时间,同癌细胞的比赛实质上是生命与时间的赛跑。在风雨如晦的住院治疗期间,一向坚强乐观的父亲却脆弱异常,那种对生命的向往和对死亡的恐惧之状,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因母亲是个不经事的妇人,所以为了能及时配合医生治疗的需要,我便请长假陪伴父亲左右。

手术恢复的并不是很顺利,由于刀口发炎,父亲好几天都处于低烧状态。一日清晨,当暖暖的阳光泄进窗户,温暖着些微阴冷的病房,我还处于沉沉的昏睡中。及至被推醒时,父亲披着大衣已从外头进来,正笑意盈盈地劝我快吃面条。我欣喜于父亲身体的好转,待兴冲冲地扒开面条,惊现于我面前的是两个黄嫩嫩的荷包蛋。“快吃吧,今天是你生日”。

“生日?”我诧异地叫着,在医院的极度身心透支中,我甚至忘记了今日何日,可父亲只是微微一笑,又躺回了病榻上。

望着父亲日渐消瘦的容颜,我不禁为自己去年生日时的固执任性所为而惭愧不已。许是上苍弄人,当父母俱健时,我却不珍惜与他们在一起共处的时光;但当我想弥补自己的过失,像以往一样其乐融融地共度生日,可父亲却已经遭厄染病。我幽幽地想着,轻轻地抚摩着父亲那双饱经生活沧桑的脚丫,因为手术失血过多,父亲的脚凉凉的。孔子说:“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一则以喜,一则以惧。”那一刻,我突然心生一阵惧怕,怕树欲静而风不止,怕子欲养而亲不待。喜好古文的我,对乌鸦反哺、羊羔跪乳等典故早已知之,可扪心自问二十几年来,我到底为父母做过什么呢?我不断地揉搓着父亲的脚,希望能渐渐暖和起来,但一股股凉意还是直沁入我肺腑之中。

“爸,我用开水给你泡下脚吧”,一直想做却羞于表达的我这次终于脱口而出,微闭着眼的父亲惊愕地望着我,继而点首答应。

我端来水,抚摩着父亲龟裂而布满老茧的双脚,一边搓洗一边强忍着眼中的泪滴。儿时调皮,整天只知疯玩,脚丫黑乎乎的,往往来不及洗就已睡着。父亲怕长满厚茧的手弄疼我,总是轻轻地用棉巾擦洗我嫩藕似的小脚。现在我已长大,却从未给日渐苍老的父亲洗过一次脚。我蓦然心生悲凉,觉得自己就想旷野的一株小草,不停地对大地索要阳光索要雨露,却不知心怀感恩,不知应适时回报。我不停地揉搓着,父亲脚上的青筋,幽黄的指甲,一一都印入我的脑海之中。脚渐渐暖和了,盘里的水渐渐凉了,我不敢抬头,默默地加了一遍又一遍开水……

古人云:“行孝要及时,行孝等不及。”轻轻地拭干父亲的脚,被癌细胞吞噬成一身瘦骨的父亲紧紧地抱着我,长久不放。

那一刻,父子相拥而泣。

后记:父亲术后已三年,身体恢复平稳,而我已大学毕业,独立走上社会。每次回想起与父亲相处的点点滴滴,总觉得23岁那年的生日,给父亲洗脚的举动是父子关系转好的分水岭。因为如果不给父亲洗脚,我怎能知道父亲为生活奔波的双脚刻满岁月的沧桑?如果不给父亲洗脚,我怎能知道父亲为我这小小的举动而欣慰不已,甚至喜极而泣?

微信小程序开发
pc阳光板供应厂家
手机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