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专家称只有新经济才能强中国

2019-02-22 03:21:24

专家称只有新经济才能强中国

互联+将中国经济转型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想象的大门被推开。

新经济到底是什么,新经济新在那里,工业方面、信息产业方面、人工智能方面、金融方面将发生什么变革?顶层设计是什么?

3月27日,《中国经济周刊》旗下的中国经济研究院举办的2015年新经济圆桌会议期在京召开。中国经济研究院院长白津夫、工信部政策法规司巡视员李国斌、科技部火炬中心副主任杨跃承、贵州省贵阳市副市长徐昊、中关村(11.47,0.13,1.15%)管委会副主任杨建华、中国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胥和平、中国电信[微博]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所长鲁春从,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石晓红、北京交通大学冯华教授等专家、学者、企业界人士参加了圆桌会议。

中国经济研究院院长白津夫在以新经济引领新常态的主题发言中说,新经济是成长力、价值增长力的经济;新经济能够弥合地区差距,实现协同发展;新经济可以形成持久的增长潜力,带动经济转型升级,实现可持续发展。树立新经济意识,以新经济引领新常态,是在经济新常态下实现新发展的关键所在。我国正处在全面提质增效升级的关键时期,技术创新在一些领域正在从模仿跟随者向并行引领者转换,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在某些领域先行突破是完全有条件的,如果抓住新经济发展的有利时机,就可能真正把中国发展推向新高度。

中国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胥和平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关注新常态、新动力、新经济,而这次圆桌会议的形式也是创新的,符合我国新经济涌现式、自发式、全社会齐动员的特点。圆桌会议是个平台,不分主次、不分先后,畅所欲言。

这个话题显然让在场的嘉宾都兴奋了起来,话匣子一打开,到场的经济界和信息产业界的大腕们,将各领域近期不同的研究成果在会上进行了分享,相同的是提到新经济大家都持非常期待的态度。嘉宾普遍认为经过从去年到今年的整个业界的讨论,加上两会前后多项政策的发布和信息的释放,新经济的轮廓已经越来越清晰。

原定3个小时的会程,延长了整整一个小时,到下午一点多才结束。大家主要从路线蓝图、大工业变革、信息技术的基础建设、大众创业创新这四个新经济起步时期关键的方面进行了讨论,有规划、有初步成果、也有深度思考。

中国经济研究院院长白津夫:

什么是新经济?新经济不简单等同于互联经济

习近平总书记在国际工程科技大会讲话中指出,世界进入经信息产业为主导的新经济发展时期,要打通从科技强到产业强、经济强、国家强的通道,促进科技成果加快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新经济不简单等同于互联经济。所谓新经济主要是指基于现代信息技术的新产业、新服务和新业态。这其中有三种情况需要关注,是信息物理融合系统,与此相对应的是机电一体化。智能是典型的。第二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直接产业化,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直接产业化,由此而形成的大数据产业、工业互联、互联金融、互联教育等等;第三是基于信息技术的服务和其他服务互联的系统,由此发展而形成的新服务和新业态,电子商务、移动医疗服务、云医院、互联安全产业、智能安防系统。

当然,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1.新经济不是去实体化、去制造业化,相反,要通过工业智能化实现产业革命。2.新经济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经济,从技术基础、动力结构、组织模式和运营方式都有本质上的不同,如果说,以往产业技术是人体力的延伸和替代,那么新经济则是人的智力的延伸或替代。

看经济体量,我国已经是第二大经济体,但看经济质量,我们还相差甚远。我国品牌竞争力不足,制造业出口产品国际市场占有率达11%,但品牌占有率不足3%,自主品牌出口不足10%。世界500强品牌中,美国有239家,我国仅有25家。我国要在国际化竞争中赢得优势,必须加快从中国制造、中国创造向中国质量转变。

用创新思维引领新常态,就要对传统思维说不,继续解放思想,着力创新思维。

北京交通大学服务经济与新兴产业研究所所长冯华:

新经济来了,但我们的经济学理论严重滞后

我们要用新经济思维和新经济的组织方式和制度,来重塑新的经济体系。但目前来看,这是严重滞后的。

新经济下,知识、信息等成为新的生产要素,时间、空间成为新的资源,成为资源配置的核心对象,而时空转换效率成为竞争力的新来源,这些问题都是传统经济所忽视的,作为一个经济学者,我今天是高校与会的代表,因此我感觉经济学现在是严重滞后了,对新技术革命催生的新的产业现象和成长规律缺乏深入研究,我称为潮涌现象,一个大潮起来再落下去,水落石出,会看到新的产业兴起。

未来由于互联技术革命和新能源技术革命,新的社会生产和生活方式出现了,这种分布式生产和个性化消费对接的时候,我们原来的制造业大国,大规模的生产组织方式,可能面临着颠覆性的影响。

这种分布式生产是建立在互联技术和分布式能源技术上的,它已经到来。如果说要对新经济做一个判断的话,我们是刚刚处于新经济的萌芽和初期,大规模的产业变革可能马上就要到来。我们应该为此做好理论准备。

工信部政策法规司巡视员李国斌:

布局中国制造2025,发布重点领域技术创新路线图

国务院召开的常务会议专题讨论了如何顺应互联+的趋势,加快推进实施中国制造2025这一基本问题。互联使新产品、新技术、新模式不断催生成为可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成为可能。工业信息化部作为工业通信和互联的行为主管部门,责无旁贷。

中国必须要在制造领域进行大突破。建设制造强国,是应对新一轮工业革命和西方国家再工业化的一个战略决策。

我国目前还应该看到,我们具备建设制造强国的基础和条件,我国制造业已经形成门类齐全的完整的工业体系,成为名副其实的制造业大国。我们具备了赶超强国的市场环境和各种资源条件。

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智能制造装备、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以及高技术传播、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设备,还有农业机械装备,这十大重点领域要制定滚动性的绿色制造目录,并发布重点领域技术创新路线图,引领和聚集社会资源,推动优势和战略产业的发展。实施好中国制造2025,要坚持创新驱动,坚持质量为先,坚持绿色发展,坚持融合发展,坚持人才为本。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所长鲁春从:

信息经济应用占GDP比重已达19.3%

互联为什么能够渗透到各行各业,为什么不谈电信+,是因为互联有基本优势,规模优势、扁平优势、便捷优势、积聚优势和普惠优势。

互联+可以看作是信息经济应用部分的核心内容。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初步测算结果表明,2014年我国信息经济总量突破16万亿元,占GDP的比重超过26%。其中,信息经济生产部分规模为4.2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1.6%,占同期GDP的比重为6.8%;信息经济应用部分规模为11.9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24.8%,占同期GDP的比重高达19.3%。

当前,我国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关键历史时刻,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需要有更为强大且持续的支撑力量。信息经济作为一种新的经济形态,正在成为经济质量提升和增强产业竞争力的必然选择。

我们需要根据信息经济发展的新趋势、新特点,结合我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的新环境和新要求,凝聚政府、企业和社会共识及力量,确定战略思路和重点任务,积极构建信息经济生态系统,大力推进信息技术研发与应用,积极推进信息资源开放与共享,努力完善体制机制和制度环境。

贵阳市副市长徐昊:

贵阳要打造全球免费Wi-Fi城市

数据是指在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互联技术的支撑条件下,对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所有的活动及其相互关系的数字化描述。大数据会成为新经济的重要的组成部分,从而引领整个新常态。

互联+时代,为贵州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新机遇。所以,新常态就是新机遇。我们现在正处于由互联时代进入大数据时代的门槛上。

大数据框架下的政府治理模式的变化,是现代政府的治理,强调多元化主体,强调民主性,强调平等参与性和强调互动性,这个是我们对于新的时期政府治理的特征的一个理解。提高政府的治理能力,首要的问题就是要打破信息壁垒,连接数据孤岛,让政府的各个部门之间,实现资源的有效整合和共享,实施高效的联动。政府用数据说话,用数据决策,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创新。

贵阳打造六、七、八、九四个系列大数据,就是要实现项目化、产业化。数据城市的一个基础,我们称之为大数据的基础平台。用全域免费公共WiFi系统,这样一种免费模式打造全球个免费WiFi城市。同时,成立大数据交易所,开展大数据的众投工程。把数据资源放在众投工场的平台上进行开放,用资源去寻找资本,用资本来发掘资源,我们称为众投工场。从机制上来破除数据壁垒的问题。

我觉得大数据时代下的政府治理,顶层设计时不我待。运用大数据来加强政府治理能力建设这个事情,已经是势不可挡的必然。还有,数据的结构化问题和数据的安全问题,都是我们面临的共性问题。

奇虎360公司副总裁石晓虹:

互联+时代,更需要有国际水准的络安全产业

随着互联+的深入推进,络安全问题的危害领域将不再仅仅局限于信息泄露、账户资金失窃,而是直接影响到公民的生命安全、产业安全等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对互联经济乃至整个国民经济的威胁也将造成更大、更深远的影响。

要加快推进本土互联安全产业发展,推进络安全核心设施的国产化,特别是企业级安全产品的国产化和第三方防护与监督力量。首先要提高终端安全防护能力,防火墙等关一定会被穿透,终端看似在关的保护之下,但实际上已经被推到了攻防前线。第二,终端是敏感的探测器,然而在企业中70%的终端防护产品都是外国产品。第三,几乎所有络攻击都始于终端。从伊朗震病毒,以及目前发现的其他络攻击武器,都是针对终端的软件。要打造一个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络安全产业集群,形成互联经济领域一个新的、更强劲的增长点。

未来,将会成为黑客的攻击目标,一旦被黑客控制,不仅关系到使用者的个人信息,也会涉及到银行支付甚至一些智能硬件的安全。

从2014年以来,360开始逐步渗透至硬件领域,全面着手打造覆盖硬件设备、操作系统的底层安全生态系统。

科技部火炬中心副主任杨跃承:

双创本身就是新业态产生路径

今年年初,李克强总理到深圳柴火空间去,引爆了众创空间。全国互联用户6.4亿户,现在我们真正是处于一个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时代、创业大爆发的时代、创新大繁荣的时代(双创),打造创业型的经济,构建一个服务型的政府,是深化改革非常重要的一个尝试。

新经济发展有很多新业态。但是新业态产生的路径是什么?我觉得双创本身就是一种路径。例如近美国、英国上百所大学进中国,跟中国的园区搞合作,说明我们的市场有控制力。我们的资本也是有控制力的。小米带给我们的产业创新,是典型的互联+。通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催生新业态,是非常有效的一种方式。

新的业态也催生了新的组织形式,现在的双创呈现的是一种涌现性和生成性的特征。

原来我们是比较关注精英的。这一回合的政策措施调整后,公共政策更加强调普惠制,这是个很重要的理念转变,这是向服务型政府的转变。所以,我们要加快推进包括众筹在内的支持创业者的政策,扩大众创群体的规模,发展众创的公共服务。

中关村管委会副主任杨建华:

中关村的创投案例和创投金额均占全国1/3以上

新经济的发展,需要一系列更高更新的资源和条件的支撑。新经济的发展,需要政产学研用金介几大要素构成的协同创新体系的整体推进。

科技创新源于科技,成于金融。中关村经过20多年的实践,在创业、创新领域取得了非常令人满意的成绩和经验。比如,在全国披露的创投案例和创投金额中,中关村均占了全国的1/3以上,去年都超过了40%;活跃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的家数目前统计是超过1000家,总量超过2000亿美元。

不过,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中年收入在2000万元以下的能够拿到银行贷款的只有3%,企业从银行拿到的间接融资的成本是经过了若干道程序以后的成本,大致在8%到12%;如果是从P2P,或从民间信贷拿到的钱,有人统计过,要15%,能到77%,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成本。这个成本如果不降下去,新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发展都会面临重大的问题,我们的大众创业也会面临重大困难。

科技金融有三个非常重要的板块,大板块是以科技信贷为主要内容的间接融资;第二大板块是以创业投资为主要内容的直接融资;第三大板块是以多层次为主要特征的资本市场。从政策的角度来讲,希望进一步放宽科技型、新经济特征比较明显的企业,在创业板开专门层次(板块),在注册制实施后不要对这些企业进行数量限制,以切实推动资本市场更好地支撑新经济的发展。

E妹吐槽杀神不如球哥这投票太伤自尊了
中关村在线权威测评莱克魔净K9空气净化器
竞猜球风相克独行侠主场难耐火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